Lion
生平背景

“人们纷纷死去,我希望能够找到救赎,我曾经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更多的生命。我希望能再做一次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。”

Olivier Flament 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, 2015

愤怒

生于保守且富裕的家庭。他父母以及姐姐,Sophie,从事药物事业,也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,但是他排斥自己家族的成就及信念。他相当聪明且自命不凡。他相信反抗才是不辜负自己才能的更佳方法,对他而言特立独行更加有趣。他生活放荡不羁,直到有一天,女友 Claire怀孕了。

Olivier 试图说服Claire去堕胎,但是她拒绝了。他的父母得知此消息后便将他踢出家门:这是他一系列恶劣举止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沮丧的他堕入了毒品与烈酒的深渊,直到被送进医院。这件事使他清醒了,才18岁就几乎无家可归,走投无路的他于是加入了法国陆军。他需要人生的意义。

军中的生活相当艰难但值得。找到新人生意义的他感到安慰,并企图改善自己的恶习。他开始给予Claire金钱资助以帮助他们的新生儿,即便她依旧拒绝与Olivier见面。他成为了二级战斗救援兵,并且加入担任化生放核反应部队的第2龙骑兵连。他也与该连的天主教随军神父Bertrand有密切交集,此人后来与Claire谈话并说服她相信 Olivier 对过去的行为懊悔不已,甚至安排双方见面。

忏悔

对于Olivier来说,这是个难熬的时刻。他与曾想遗弃的儿子Alexis碰面,而过去抉择带来的现实给了他一记重击。他过去为人自私,逼迫他的女友独自面对他自己不愿负责任的后果。不仅如此,Claire已经有婚约在身,而Alexis也已经有新的“爸爸”了。他所做过的一切,让他所爱的人经历了地狱,也将他自己陷入了无底深渊般的沮丧状态,差点使他被撤职。Bertrand 神父协助 Olivier 度过了他的危机,也因此他重返了天主教的庇荫之下。

Olivier 发誓他会为了弥补他所造成的一切苦痛做任何事情,因此他更加勤奋工作,并寻找更多挑战。他获得加入国家宪兵特勤队(GIGN)担任他们新的生化危机专家的资格,以无人机维护隔离区边界。他专注于自身的工作及责任,以及弥补过往的过错,不顾其对他的伤害。比起自己的感受,他更在乎执行职责。在苏丹的一次黄热病疫情爆发中,他为了保护现场调查团队,用嘹亮的吼声吓阻了受惊的暴徒,并被当地人取了个“Lion”的绰号。

牺牲

2015年,陆军指派他领导第2龙骑兵连队至西非,协助在当地的医疗团队对抗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。不过发生了惨剧,Olivier在两难时刻做出的决策使他与Doc间产生嫌隙,因为Doc责怪他使在现场的数名工作人员死亡,包括Doc的同事。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直到加入Rainbow小队仍然持续着。

在仔细研究Olivier的夹克后,Finka引荐Olivier加入Rainbow小队担任化生放核专家,而Six也答应了。Olivier很快证明了自己的价值。他在一次行动中与Finka找出由索塞克斯郡岸边飘来使人们中毒的神秘雾气源头。虽然他称自己成功一半是Twitch的功绩,因为当时是使用她所提供的飞行无人机才找到雾气的。

Olivier成功在他儿子的生活中留下一席之地,但这是一段很尴尬的关系。Alexis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为父亲,而 Olivier 也不清楚该怎么当一个正常的父亲。

他修复了他与双亲和姐姐之间的关系,他回归天主教信仰一事使这些伤痕愈合,而尽管 Oliver 成为一名士兵的抉择使他们感到困扰,他已不再是那个欠缺思虑的叛逆家伙了。规则让他有条理,并让他能控制自己认为在人格中较不重要的部分。他不是为了让他的心灵生活能够放松才成为士兵的。尽管 Bertrand 不断提醒他谅解就存在于上帝的心中,他仍在为自己的过去赎罪。

然而,他太过自傲,在 GIGN 与 Rainbow 小队里跟部分人士有所摩擦。Doc认为他缺乏协助医疗危机需要的同理心,而Lion认为Doc的人道主义只会带来麻烦。Twitch对于在战斗途中被抓到非常不愉快。他在GIGN的密友是Montagne,但在某次训练中,Thatcher因为Montagne说错话而揍了Olivier。在这件事之后,Lion 几乎搞得 GIGN跟SAS人仰马翻。

Olivier 大部分休闲时间都在教堂担任志工,或是待在自己的公寓里一边阅读刊物,一边听年轻时喜爱的嘈杂唱片来避免惹麻烦。

装备

技能装备

进攻

专属技能

EE-One-D让Lion能够对疫区进行侦查,在任务中维持检疫边界线。通过这一装置,他能够检测到该区域内的一举一动,以防止他人突破隔离封锁。

主武器:V308
417 Marksman Rifle
SG-CQB

副武器:P9 Pistol
LFP586

道具: 人员杀伤地雷
震撼手榴弹

速度: 中等

护甲: 中等